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电子书坊 >> 凡世歌 >> 第935章 替天行道

第935章 替天行道

白羽登窗进屋,这是他自己的房间,却选择如此与众不同的方式进入,因为白羽不想经过喧闹的主厅。

进屋之后,肩头的雪狐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仿佛活过来一般,惊的白羽下意识的拔剑,却又马上放松下来归剑入鞘,因为他发现,站在自己的屋里的不是别人,而是朝思暮想的冷宫月。

“宫月,你怎么在这。”自从来到金陵,冷宫月便神出鬼没,嫌少现身,此刻主动出现在自己屋内,必定有重要事情。

“有事。”冷宫月站在黑暗中,体表闪耀着清冷的光,仿佛夜下飘零的霜,“你去哪了,我在这等了两个时辰。”和白羽一样,她穿着一身月白的衣衫,身材纤细,剑不离手,眉峰间含着深深的忧虑,“虎府的援军到了,与我有过交手,实力很强。”

“援军真的到了……”白羽喃喃自语。

“你知道?”冷宫月疑惑。

“嗯……知道。”白羽自知说漏了嘴,有些尴尬,还好对方没有追问。

“怎么办。”冷宫月一如以往的惜字如金。

“改变作战计划,先按兵不动观望几天再说。”

“只怕形势会变得越来越不利。”

“实力相差过于悬殊就只能先撤了,避免硬碰硬。”

“你想逃?”

“战术性撤退。”

“回去找援军吗。”

“既然是下山历练,怎能轻易回山。”

“那便是要放弃此地喽,对不起,我做不到。”

“宫月,这件事你要听我的,这是师父下山前交给我的权力。”

“不好意思,我的师父只有一个,她叫纳兰明珠。”

“宫月!”眼见冷宫月转身要走,白羽急了,终于道出实情,“此地形势非常复杂,我们不宜随便出手。”

“我不做逃兵。”

“炎天倾在这里。”

“炎!天倾?”想到那冰冷的头盔,燃烧的眼神,以冷宫月之定力也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你见过他?”

“刚刚。”

“动手了?”

“过了几招。”

“然后呢。”

“未分胜负。”

“他来这做什么。”

“不知道。”

冷宫月露出一丝疑惑,丝毫没有怀疑白羽在撒谎。

“既然炎天倾也在金陵,咱们就必须暂时撤退,最起码按兵不动,否则随时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冷宫月没有回答,显然心中仍然不认同。

白羽苦口婆心地道:“宫月,我作为此次下山小组的组长,理应对咱们团体承担责任,无论如何,这件事情你都要听我的,这关系到咱们三个人甚至金陵城老百姓的生轮回存亡。”

“好吧,先按兵不动。”

说完了正事,冷宫月向前招招手,白羽肩上的狐裘居然活了过来,化作一只通体雪白的灵狐,乘着晶莹剔透的光飞到宫月近前,站在她的手掌上跳舞。

“狐裘之内居然封印着灵兽。”白羽甚是吃惊。他拥有天启之眼理应能够看穿一切,却没有发现狐裘中灵狐的存在,简直不可思议。

“她是我的一部分。”冷宫月眼睛看着灵狐,像是在说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你要好好对它。”

“你的一部分?”白羽又惊又喜,已经过去好久了,好久都没有感受过宫月对自己的情谊,“我一定每天将它穿在身上,像保护亲人那样善待它。”

“能够做到吗。”

“我发誓。”

“不必。”

白羽内心汹涌澎湃,起伏不定,目光炯炯地望着宫月,心里面除了雀跃还有珍惜,甚至有些惋惜,当时若不是柳莺莺搅局,自己和宫月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仔细想想,如此厚重完整的狐裘整天穿在身上,在这四季如夏的金陵,非但没有感到丝毫的燥热,反而有着些许的温凉,不是绝世珍品还能是什么。

——原来宫月将如此珍贵的东西送给了自己!

“回去吧。”玩耍够了,宫月手掌前伸,站在她掌心的灵狐明明领会了她的意思,却反而前走两步钻进她的怀里,现出依依不舍的样子。

宫月却没有回应它的依恋,在灵狐的脑门上轻轻摁了一下,对方随即化作一片光,回到了白羽的身上。

“我一定好好待你。”白羽充满怜爱地抚摸狐裘光滑的皮毛,尽量安慰它,后者的眼睛却依然看着冷宫月,别提多可怜了。

“好啦。”直到冷宫月不怒自威地望过来,灵狐才收起了不舍,平息了光芒,恢复了本来的样子,化作一件普普通通的衣服。

“走了。”宫月转身便走。

“再坐坐,我有话对你说。”白羽急切挽留,可惜留给他的仅有美人的体香。

宫月走了,大力闭合的门扇几乎撞塌了匆匆赶来的白羽的鼻子,只有面对冷宫月的时候,白羽才会如此失态。

真是一物降一物,想不到举世无双的方白羽居然也有魂不守舍,失去方寸的时候。看来,白羽虽然长得像神,却还不是神,还保留着人类才有的七情六欲。

注定不凡的少年啊,成长吧,继续成长吧,成长为无人能够撼动的大山。

白羽失落地坐在屋子里,温柔地抚摸披在肩膀上的狐裘,仿佛在轻触宫月的皮肤。

窗户是敞开的,因为进屋的时候受惊来不及关,白羽穿过窗去看窗外的月,居然看到一抹黑影。

立时长叹一声:“今夜可真是不太平啊!”

白羽没有追上去,他累了,不想动。在这繁华似锦的金陵夜下有黑影潜行,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白羽关上窗,让自己与金陵的喧嚣远离。

“终于安静了。”白羽不脱衣地躺回床上,想要眯一会儿却无论如何平复不了心绪。

“金陵城的轮回局究竟该怎么破呢,本已到了大干一场的时候却要临时喊停,盟友们会怎么看待自己?若真是灰溜溜地走了,蜀山的名声又该怎么办啊?”

其实,白羽比宫月更想要除掉通天教,以替天行道。可是,炎天倾和魔教在场的情况下,任何冒失的行为都是极度危险的,他作为此次下山行动小组的组长怎么能拿三人的性命去冒险呢,更何况,掌教对他的要求是探听消息,及时报回山上,金陵城的情况已经知根知底,现在走的话不算辱没了师命。

方白羽有些纠结,他不禁会想,如果是叶飞面对现下的情形,他会怎么做呢。

白羽总是喜欢和叶飞做比较,不知是叶飞在心里的位置重要,还是对他过于信任,又或者有些憧憬他。

白羽翻了个身,让自己彻底融入黑暗,外面下起了小雨,雨淅沥,是金陵城特有的。

再一翻身,白羽一屁股坐起来:“睡不着,出去转转。”

刚刚关上的窗从里面打开了,方白羽跃窗而出,他要去一个极度危险的地方——虎府!

所谓虎府,原是令狐悬舟的宅邸,在他死后更名换姓改了主人。虎府虽然占地广阔,却隐藏在蜿蜒深巷之中和许多富商的宅邸紧邻,前一阵子因为府上出了事情,周围宅子里的住户全搬走了,现在方圆五里都被推平成为空地,偌大的宅子孤零零的耸立,飞禽走兽盘桓天宇巡逻,堪称防御要塞。

方白羽在距离虎府五公里之外的地方驻足,一眼望过去,看到阴霾煞气从宅子里弥漫出来,比之自己捣毁地下牢房的时候更甚,看来这些日子来了很多了不得的怪物。

方白羽眉头蹙起,脚下地面却蓦然下沉,裂开一个大洞。

“怎么回事!”

沧浪一声,鸿鹄剑出鞘,白羽御剑而起,腾空而去。却没能如愿,因为一条黏糊糊的舌头已然在不知不觉之间缠住了他的脚腕。

白羽立刻明白了,原来推平方圆五里的建筑物只是掩人耳目的做法,便是让侵入者放松警惕,进入到他们的陷阱中来,其实虎府的防御圈并不止五里之地那么简单。

“邪魔外道,确实阴险狡诈。”方白羽一剑斩去,缠住脚腕的舌头立时断了,这才脱身。尚不及雀跃,体积庞大的冰霜巨龙已然飞扑而至:“嗷嗷嗷嗷嗷!”遮天蔽日的魔物距离尚远,恐怖的威压已然扑面而来,方白羽毫不犹豫地出剑:“缩地成寸。”

再出现时,已混入绕巷深处的人群。

“还好领悟了空间系法术。”白羽心中窃喜。遥望过去,见那冰霜巨龙失去了目标,在天空中兜转,龙息时不时地从空中溢出,惹得人群尖叫,自己随着尖叫的人群捂住头,往远方去了。

通天教不少能人在此,只靠他们三个和对方的整个教派打,明显是在以卵击石。

眼看着已经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天空中的冰霜巨龙却忽然发狂,竟然对着人群吐出滔滔龙息。

龙息!

龙属生物特有的攻击手段,从其胃部酝酿穿过脖子直达咽喉,以血盆巨口倾吐,越是强大的龙,其龙息威力越大,最强大的龙神其龙息可以毁天灭地。

冰霜巨龙是冰属性的飞龙,其龙息的力量足以将万物冰封,再用摧枯拉朽的冲击力撞个稀巴烂。所以,被其龙息喷射的生物将轮回无全尸,轮回不瞑目。

对着无辜的人类喷射龙息?

白羽的眼睛亮了,手中的剑也亮了,亮度远远比不上繁华金陵的灯光,所以被掩盖。

“呼呼呼呼呼呼呼!”摧枯拉朽的力量扫过街道,房屋结冰,街上的行人全部遭到冰封,紧接着身体被破坏,碎裂为一块块的残渣。

“呼呼呼呼呼呼呼!”冰霜巨龙以此发泄心中的愤怒,全然没有注意到一颗年轻的心已经被点燃了。

走还是留?蜀山教义替天行道,面对恶事理应拔剑!但如果当下拔剑,自己很可能面对危险。

方白羽犹豫,眼睁睁地看着身后的街道化作一片轮回域,眼睁睁地看着鲜活的生命消逝在自己面前,看着来不及逃生的无辜人群被无情扫过的龙息冰封,进而化作碎渣。

活着?苟且偷生?为了什么!

巨龙俯冲而下,用那强有力的翅膀将冰封的房子拍碎,里面的老人和小孩充满恐惧地看着它,为那血盆巨口毫不犹豫地咬碎。

生命消逝,血液滴淌,没有哀号,没有眼泪,活着的人在暗自庆幸,死了的人连求饶都做不到。

一整条街道在白羽的身后化作废墟,冰霜巨龙的力量可见一斑。

白羽曾在古籍中看到过一副末日的景象。书上记载在道宗出现之前,九州大地上的人类全部生活在妖魔鬼怪的阴影中,任杀任刮,东躲西藏,甚至被圈养成为家畜。通天教的崛起,冰霜巨龙的残忍让他想到了一千年前的九州,他忽然感到很自豪,自豪于自己活在当下,是蜀山剑派的第十四代弟子。

鸿鹄剑爆发出太阳般的光辉,持剑的少年冉冉升起如同旭日东升,白羽终于不再忍耐,白羽持剑向天一剑斩龙!

身边的人看傻了,完全没有明白此时此刻正在发生什么,只看到一道耀眼的光就似缓实急地升空了,越来越高,去到自己难以企及的高度,进而出剑!

“刷!”龙鳞被斩碎,龙血喷洒,冰霜巨龙惨叫的声音震动了金陵,惊醒了睡梦中的柳莺莺,看呆了伫立在窗前的冷宫月,吓到了正和虎姐缠绵的通天教左护法离狂。

只一剑,便让在场的所有人,让他们那已被生活摧残到麻木不仁的眼睛重新出现了亮光。

“轰!”飞龙坠天,白羽从天而降,双手持剑插入它的翅膀,“替天行道!”

替天行道?

所有人,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闪过一个念头。

将近两年了,将近两年的时间,金陵城又出现了一个少年要替天行道?难道纵观一切的天道真的没有放弃他们这些孤苦无依的凡人?

“嗷嗷嗷嗷嗷!”下一刻,一股巨力从白羽脚下传来,透过鸿鹄长剑直达他的掌心,方白羽被逼的飞起,手中的剑似要拿不稳了,冰霜巨龙不堪受辱,猛烈的反击已然到来。

“可以!除了龙息之外居然还有其他进攻手段。”白羽没有畏缩,高举手中长剑又一次斩下,迎着那逆袭的龙王之怒,奋力劈斩。

“斩断它,让这只恶龙再也无法横行人间。”

“嘶啦啦!”冰霜巨龙的整个翅膀都被斩断了,齐根斩断,巨龙的哀号振奋了身在金陵的每一个人,原来,苍天还没有忘记正在人间受苦受难的他们,原来人间尚存正义之光。

“刷刷刷刷刷刷!”不愧是上古凶兽,剧痛之下冰霜巨龙的反击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更加凌厉,坚硬的冰刺从它的体表升起,直刺过来,宛如一把把锋利的长矛。

“乒乓乒乓!”方白羽持剑挥扫,冰刺异常坚硬,凛冽的剑势竟然被阻,无奈之下腾空而起,来到了半空中。

冰霜巨龙目红如血,眼瞳中的无数个轮廓全部写满了仇恨,被渺小人类踩在脚下的耻辱它会牢牢记住一辈子。随着一声狂啸,它用冰封住了伤口,用冰再造了翅膀,甚至形成覆盖体表的甲胄,居然二度腾空,要与白羽不轮回不休。

众人只见到宛如旭日的持剑少年与凶狂暴虐的庞大魔物在片刻的僵持之后,义无反顾地冲向对方。正与邪、阳与阴、火与冰仿佛要在他们猛烈的交锋下做个了断。

“轰轰轰轰轰轰!”以一人一龙交锋之处为中心,充满爆炸性威力的急流向着远方四射,那情景仿佛是圣人屠龙。

“刺拉拉!”鲜血喷洒,白羽刺瞎了冰霜巨龙的左眼,又一次用脚踩住对方的头,双手持剑奋力刺下,这一刺,对准了魔龙的天灵盖,若是坐实了,以冰霜巨龙的强大也要身轮回道消,灰飞烟灭。

然而,或许这魔物命不该绝!关键时刻,离狂到了。

“砰!”鲨齿狂刀挡住了白羽手中的鸿鹄仙剑,离狂飞出一脚令白羽贴地后退十五米。

两人屹立冰霜巨龙额头两端,一人持剑,一人持刀,冷目对望。

离狂须发倒立,狂怒至极,身上残留着翻云覆雨留下的余香,一身煞气腾空化作一条扭曲盘错的大蛇。

“方白羽,纳命来!”他冲了过来,双手持刀前劈,携带最枯拉朽的气势。

面容严肃的方白羽却在此时露出一丝笑容,生轮回相搏的战场上他居然笑了,是顿悟了吗,亦或分神想到了开心事。

下一刻,他往后退了一步,消失在虚空下。

离狂狂刀斩空。

去势太猛险些栽下龙背,好不容易站稳,环顾四方,却哪里还有对方的影子。

“方白羽!”他发疯一般狂啸,滔天魔焰自体内涌出,冲向四方,“我要杀了你!”

藏在黑暗中,将一切尽收眼底的冥王宗少主为他这幅模样逗乐了,笑出声来,“收放自如,可进可退!方白羽那个家伙成长了。”

白羽确实成长了,成长的不是道行,而是心智,此次下山修行对他启发很大,很多盘亘心中已久的心结都想明白了,由此豁然开朗,打开了一扇通往全新世界的大门。

白羽可没有走远,他在静静等待时机,他知道离狂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果然如他所料,盛怒下的离狂将矛头对准了城内无辜的百姓,骑乘冰霜巨龙飞到他们的头顶,便要降下滔天的怒火。

离狂一头长发根根树立,身穿兽皮,手持鲨齿狂刀,坐下冰霜巨龙半边肉身,半边冰甲,冰的翅膀和血肉翅膀同时拍打,宛若最可怕的梦魇。临近大地,令日月无光,正在看热闹的人们在它巨大的体型面前瑟瑟发抖动都不能动,不要说反抗了,就是逃跑都做不到。

越是喜欢看热闹的人,当不幸降临在自己身上,就连最基本的反抗都做不到。

离狂双手举刀,紫红色的妖气凝聚在刀刃上,对准人群愤怒地斩了过去。他丧心病狂,视人命如草芥,凶狂暴烈之处与炎天倾一般无二。

“神啊,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吧!”可怜的凡人在他的魔威面前如同蝼蚁,瑟瑟发抖,任人鱼肉,毫无反抗之力,只能在心中期待英雄的到来。

方白羽出现了!

代表黎明的光辉之剑出现在离狂的身后,白羽竟然没有出手制止离狂屠杀人群,反而借此机会偷袭对方的背后空门,令人大感惊讶。

就连离狂都没有想到。自诩名门正派,视天下苍生为己任,以替天行道为教义的方白羽居然不管平民百姓的轮回活,在自己挥刀杀人的时候使用缩地成寸术潜行到自己身后,施以偷袭。

离狂冷笑,想要开口嘲讽却已被迫在眉睫的杀气逼的说不出话来。

收刀已经来不及了,背后的空门又暴露无疑,离狂陷入险境之中。

目视一切发生的炎天倾哈哈大笑起来:“方白羽啊,方白羽,我看得果然没错,总有一天,你会变得像我一样邪恶,甚至更甚于我。”

然而他的笑容,他的如意算盘并未维持太久,因为一道寒冷气息的出现。

“轰!”一道侵入骨髓的寒流拔地而起,生生挡下了离狂魔刀的凶威,天降霜雪,宛若神祗的美丽女子缓缓降落,她的神圣不可侵犯使得人群自动分开一片空地,。

“哦?”炎天倾都疑惑了,“冷宫月来了?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

答案只有那两人知晓,可惜白羽和冷宫月永远不会把秘密公布于众。或许是一种默契,或许,白羽眼中只有胜利,压根没有想过人群的轮回活,只是冷宫月的忽然出现刚好替他补住了一个漏洞。其实仔细想想就能够明白,正义与善良都是凡人给出的评价,凡人全部轮回在离狂的刀下,还有谁能对今日事说三道四呢,大家只会记住这场战斗的胜利者属于方白羽,只会记住方白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完成了蜀山替天行道的使命!仅此而已。

“噗嗤!”白羽的剑捅入了离狂的身体,却没有将之贯穿,因为关键时刻,对方化作妖形,长出类似人手的巨大翅膀,生生将必杀的攻击挡了下来。

左右翅膀交叠在一起,宛若双手合十形成的手锤。

离狂终究是离狂,没那么容易轮回掉的。他不仅挡下了白羽的偷袭,更让白羽发现自己手中的剑居然被卡住了,卡在那坚硬骨节的夹缝中。

神奇的力量!妖化的离狂十分强大,肉体的坚韧几乎达到人间的极限。

方白羽两次三番试图拔剑,可惜都没能成功,当他再一次尝试时,交合的翅膀蓦然张开,一股巨力袭来,将方白羽撞飞出去,重重落地,在冰面上滑行数十米。

好不容易停下来,只见离狂从天而降,双手持刀劈斩。

面对从天而降的巨大威胁,方白羽本能的想要躲避,却忽然想到了叶飞逆天而起的绝代风华,心中生出豪情壮志,居然挺身逆空出剑,一气呵成!

逆天之剑对决凶狂魔刀。

耀眼的金光与杀气腾腾的紫光在月下相接,方白羽和离狂交错而过。

这一击过后,方白羽轻飘飘的落地,离狂则乘着冰霜巨龙飞回了虎府。

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欢呼!

方白羽和冷宫月,两个穿着月白色长衣的蜀山剑仙并肩而立。仙姿卓卓,神剑奕奕,宛若神仙眷侣。

“我,蜀山剑派第十四代弟子方白羽!降临人间所为替天行道!”

……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www.txtinfoxs.com)凡世歌电子书坊更新速度最快。

凡世歌最新章节 - 凡世歌全文阅读 - 凡世歌txt下载 - 小妖方狄的全部小说 - 凡世歌 电子书坊

猜你喜欢: 灭运图录金丹九品道门生洪荒之我意由心万古剑仙扛着枪去修仙女主播的修真高手妖女哪里逃仙遁聊斋之问道长生武侠之万界融合超级六扇门九脉修神公子留仙武道天途魔尊仙皇妖剑仙我的师傅每到大限才突破凡人修仙传武经七书剑侠风云志全能五行系统通幽大圣武侠世界碎虚空仙鼎永恒圣王
完本推荐: 六零时光俏全文阅读最牛微信朋友圈全文阅读说散就散全文阅读我想当巨星全文阅读综穿之拯救痴情女全文阅读跟科技树谈恋爱[三国]全文阅读毒宠佣兵王妃全文阅读头狼全文阅读开个诊所来修仙全文阅读暖妻成瘾全文阅读一棍碎天全文阅读第一序列全文阅读山海高中全文阅读西游之问道诸天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天后全文阅读都市超级修真妖孽全文阅读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全文阅读茅山终极僵尸王全文阅读重生之末日独宠全文阅读武装战姬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武破九荒天醒之路鲛行天下退圈后我风靡全球娱乐帝国系统餮仙传人在都市农家娇娘冠上珠华福运小农女史上最强炼气期宋北云穿书后我从奶妈转职当剑修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阴阳掌门人蜜吻999次:乔爷,抱!农村直播就变强凤鸣斗罗恶魔公寓开局一艘宇宙战舰休了那个陈世美永恒圣王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她在司爷心尖撩火绝世剑神从海贼开始的神级进化从一胎六宝开始当全能专家大梦主带着农场混异界天阿降临都市极品医神

凡世歌最新章节手机版 - 凡世歌全文阅读手机版 - 凡世歌txt下载手机版 - 小妖方狄的全部小说 - 凡世歌 电子书坊移动版 - 电子书坊手机站